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 搜索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云朵伞

主页 > 心理 > 心赏 > 云朵伞
正文共1520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云朵

夏日将近,春天的凉风习习逐渐被天空收藏了起来。太阳将那些密密麻麻的针尖朝着地球扔下来,砸中了谁就是谁了。这些针状物虽说不能直接将生命刺伤,但是疼与热是必不可免的。

这不!两个小学生正蹒跚在公路上,从走路的样子就能瞅见他们很痛苦:奔涌的汗水在皮肤上肆意横流,衣服渐渐湿透;脑门上都是珍珠大小的颗粒不停地蒸腾;还有两里路要走呢,书包沉沉地压在脊背上。

望着白花花的阳光,小米妮唉声叹气起来,怎么还不放假?若此刻在空调里歇着就不用遭如此大的罪了,白皙的胳膊暴露在高温下还不会烤熟哇!

哥哥埃拉似乎知道了妹妹的心事,忙安慰着:“米妮别难过,我们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到学校了。”

米妮摇摇头,她知道这个毒辣的太阳是会一直跟随着他们,瞅着两个小鲜肉变成红烧肉才甘心。其实她真得想有一片荫可以抹去那可恶的阳光,然,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,说了也是白说罢了。

天空里只有一朵云彩,不在太阳旁边如何可以成为一片荫?

“哥,我真得好热!”米妮眼巴巴地望着哥哥。

“妹妹,我想想办法看可不可以将那片云移动过来,挡挡热。”埃拉决定试一试。

眼下没有可用之物,若果寻觅一根长棍子是可以将云拨拉过来的,漫漫长路何处有长棍子呢?埃拉并没有灰心,用眼睛努力的找寻。嘿!有一根一米长的树枝跳入了眼帘,仿佛它是专门等待埃拉似的安安稳稳地躺在路边。

埃拉拾起这根棍子,左看右看发现不了什么特别之处,有点犯愁了。棍子太短了!

“哥,你想用这根棍子去够那天上的云彩,是吗?哥,你真有才。”米妮的话一半说笑,一半认真。

埃拉决定一试,将树枝朝着那朵云指去。够不着,相差甚远。再高一点,踮起脚尖也够不着,手臂都酸疼了,依然够不着。看来童话里的镜头并没有朝着他招手。

“哥,你不是有想象力吗?用你的想象力吧!”米妮经常听哥哥的想象力很厉害,这一次竟然将了哥哥一军。

“好!想象力。”

埃拉将眼睛朝着棍子靠近,目光无限拉长。棍子也跟着目光拉长,逐渐够着了那朵云彩了。好!粘住了。粘住了。现实里棍子与云彩是不搭边的,可是想象力太厉害了,硬是将云彩和棍子强行扭在了一块儿,就像是抢新娘。云彩是新娘,棍子是拦路的骑士。棍子将现实打跑了,虏获了新娘。

“哥,你好厉害啊!那朵云彩给你征服了,你将它拉下来吧!”米妮大呼起来忘记到了炎日。

“好的!”埃拉牵动想象力的缰绳,目光就命令棍子缩短,云彩晃悠悠地跟着下滑,来到了他们的头顶上,如同一把伞遮盖着。那朵云里面盛满了水,就像是一个蓄水池,清凉无比地蒸发着热气。埃拉举着这把伞兴奋地走着,米妮的脸上的笑容绽放的无比漂亮。

“哥,如果云朵里面有可乐就更好了,你说呢?”米妮望着哥哥,望着他的想象力。

“可乐嘛!有哇,不就是再来一次想象力?”埃拉将木棍想象成了一个水管,手心握着的地方就是水龙头,连接水管的云池里都是可乐了。

打开水龙头,里面的可乐流进了准备好的一个杯子,转眼就斟满了。你一杯,我一杯都喝了起来。多么美味啊!

云朵伞跟着埃拉米妮来到了学校附近,大家都好奇地望着他们,就像是瞅见了外星人似的。云朵也被瞧得不好意思了,不停地晃荡着,希望埃拉能将它释放到天空里去,毕竟它是不属于这里的。

埃拉知道了,手上的水管一松,云彩立即飞上了天空,而那根水管也啪嗒一声落在地上,成就了原来模样——树枝。当不少的学生都跑了过来瞧热闹的时候,发现很平常。

“埃拉,你刚才顶着一朵云,那是怎么回事?”同班的西里问道。

共2页12下一页
上一页:月若无恨月长圆
下一页:献给母亲的诗歌

心赏欣赏

  • 谁在青春里欣赏过你?
  • 十九世纪的超人:他们比别人高出一头
  • 一个女人,一个优雅的女人,最令男人难以忘怀的是她一抬手撩头发,露出清澈
  • 穿过灵魂的迷雾
  • 走走停停,我可否能成为别人的风景
  • 善待自己
  • 月缺 月圆
  • 聆听幸福
  • 我依然相信,终会有那么一天,我们会站在彼此的面前
  • 重生:思变
  • 感恩,唤醒自身强大的驱动力
  • 多数人都有心事,心底或多或少有些阴影
  • 角色
  • 为什么生活中总是想反驳别人第一句说的话
  • 谈修养
  • 读书心得
  • 心赏推荐

  • 《我的心事,你的相思》
  • 好轻,好重的空间
  • 精灵一族
  • 若爱可以
  • 心灵的衣裳
  • 重生:思变
  • 让心灵在文学中憩息
  • 伤·忆
  • 神奇的心理暗示,有时会对你的人生起很大作用
  • DHV-吸引力:女孩子的心理
  • 一个女人遇到一个好男人
  • 蓝色的雪
  • 还狗儿一片天空
  • 谁在青春里欣赏过你?
  • 走过那所小屋
  • 残章里的睡眠,风尘雨裹挟了什么希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