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秋水游鱼嬉春韵

主页 > 散文 > 写景散文 > 秋水游鱼嬉春韵
正文共2303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秋水游鱼嬉春

秋水游鱼嬉春韵

已经有好几个月,未在清晨的金色阳光里,行走于爱河河畔,感受那份清风拂面的优雅感觉了。今晨,特地利用冷气团即将来临之际,再次来一回旧地重游。

穿行于秋末初冬清晨的柔美晨曦之中,看着眼前那似曾相识的绿意树影,往日的悠悠情怀,立即又再度如旭日般的冉冉升起。只是,在今年秋季连续两次的强烈台风过境之后,这些记忆中的高耸雨豆树枝干,有些已经有所改变。

强台踪影已邈,折裂的树干残枝遗迹犹在;地表黄土未绿,网名wangming.zuowenzhang.com,锯断的树头见证过往树木风华。旧树仆倒,新树未植,让这个有如仙女彩带飞舞形状的河滨公园,明显空荡了许多。虽然,大地绿韵景致业已悄然改易,但是那段弧形流线的曲意运河,却依然静静地潺潺流淌。台风时节那万马奔腾的怵目景象,早已随着强风的离去而远扬,大地归于平静,心灵重回安宁。

这条河堤步道,有着上下两层的设计,各有三公尺左右的宽度。上层步道紧贴公园边缘而行,绿影婆娑、树荫铺地,是脚踏车和行人的专用道;下层的沿河步道,则系紧邻上层步道之侧,有着绿草植被斜坡以及两公尺多的高度落差,路面铺设着地砖,和上层的柏油路面不同。从这两种不同的路面设计而观,显然这条河畔步道,原本应是规划做为人行散步之用,并且于雨季来临时期,权充排洪之需的。

只可惜,人们似乎习惯行走于平坦的柏油路面,情愿与来往的脚踏车相互争道,却不愿意走下几步台阶,徜徉于水映蓝天的白云流水之畔。正因为有着这种人为的偏好,让我有缘更加亲近于河流之畔――悠闲漫步于红砖绿意之上,恣意润泽于流水晨岚之中,尽情欣赏白鹭鸶的水上飞行绝技,放纵观看圈圈涟漪下的水中游鱼风情。

这条蜿蜒于高雄市区里头的仁爱河,栏杆艺术特殊点妆,堤岸灯影流线布景。当夕阳隐没于连绵的寿山峰峦之后,日夜交替、景色更迭,整条河流诗情画意的夜景,便透过盏盏灯光的照映而呈现。水面灯影涟涟,虽不若秦淮河畔的桨声灯影,那般的喧嚣繁华、那样的诗意迎人,但却在另一种静寂清澄的自然意境中,彩妆绵绵无尽的水韵风华。

这番的大地氤氲泼墨,这样的自然氛围写真,让这段绵长的仁爱河畔,以往就曾经成为无数情侣流连忘返、互诉衷情的地方。你侬我侬,旧情绵绵,也正因为有着如此特殊的人间风情,因此乃被重新赋予了一个比较具有罗曼蒂克情愫的芳名――爱河。河流固然依旧,思维显然有别,仁爱河与爱河之名,虽然仅是一字之差,但她整个的场景意境,却已经是完全不同了。

而就在爱河的西侧,那处比较接近繁华商业区域的黄金地段,曾经一度被有心人士辟建为具有欧洲特色的城市光廊,造就了数年人潮熙来攘往的风光岁月,只可惜韶华易逝、岁月无常,现在已经光芒褪尽悄然熄灯,徒然留下了空荡荡的河畔树影,以及匆匆而过的行人车辆,依稀见证着那一段花无百日红的世间浮沉场景而已。

不同于那曾经繁华一时的殊胜区域,我家附近的这一段爱河,从以前到现在,除了辟建一条犹如仙女彩带般宽窄不一的河滨公园之外,一直尚未受到有心人士另类的关爱眼光。也许正因为有着这样的特殊因缘,所以才能让她免于遭遇人为的刻意涂脂抹粉,不致于跟随历史的长河兴衰起落,至今仍能保留着那一份原属于大自然应有的质朴与纯真。

依循着以往的散步轨迹,徜徉于晨间的悠然境界,我独自走下人迹稀少的河滨步道,静心体悟那种与河水亲近的临场感受。几番的风雨流沙,数度的雨水润渍,红砖缝隙已是满满的青草绿意,让这条原本鲜明的红砖步道,业已难现原有的平整有致与红韵光彩。眼前足下此一凹凸不平的河畔步道,与上层柏油小径的光溜顺畅场景,显然有着相当大的差异存在,也难怪那些晨间的运动者,会有不同的抉择了。

共2页 1 2 下一页
上一页:秋韵迷蒙,回旋山药重生
下一页:冬韵,绽放心灵一抹绿

写景散文欣赏

  • 读者文摘
  • 乡村,安详地晒太阳
  • 步行的感觉……
  • 我想,我们渐渐被世界暖化了part
  • 等我们老的时候
  • 神州行[之七] 山西风光
  • 神州行。[之八] 旅游扎记
  • 神州行。[之九]
  • 神州行。[之十]旅游扎记
  • 神州行。[之十一] 旅游扎记
  • 记忆里的乡村生活之海洋溪
  • 岛城之旅
  • 游鹿鸣山
  • 在达紫香盛开的地方
  • 几殇九月秋
  • 故乡黄连头
  • 写景散文推荐

  • 樱花烂漫
  • 言叶之灵
  • 夕阳,别走
  • 雾锁中寮山
  • 龙湖之秋
  • 故乡黄连头
  • 神州行。[之八] 旅游扎记
  • 我的冬天
  • 重游张家界
  • 写四季美的散文
  • 从黄昏抵达暮色
  • 种一地的向日葵
  • 岛城之旅
  • 描写冬天的散文
  • 新走玉泉湖
  • 桔子红了,君知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