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可我曾经爱过你

主页 > 日志 > 情感日志 > 可我曾经爱过你
正文共5345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可我曾经爱过

201X年,李然前女友莫莫结婚。这个女的,在拉黑我们微信半年多的情况下,居然准确地把请帖寄到了每一个人家中,靠,这种没脸没皮的人!我们都假装没收到。

何况我们还得瞒着李然,据说我们之中,就他一个没收到请柬。

好死不死,婚礼前两天,李然居然约我们吃饭。想想实在没有理由拒绝,只好去了。一顿饭吃得累死人,大家拼了命把话题往别的方向引,连“结婚”两个字都不敢提。

后来几个人都喝多了,大宽开始唱歌,嗷一嗓子,唱了一句“我要结婚我要结婚我要结婚”。

全桌人大惊失色,我猛踹他一脚。你大爷,不是说不准提结婚的事儿吗?我喊。

然后我捂住嘴巴。靠我怎么就喊出声了?

李然喝得不多,一下抓住了这句话的精髓。

为什么不能提结婚?他问。

我们顾左右而言他。架不住李然追问,才吞吞吐吐地说,我们收到了莫莫的请柬。

哦。李然点点头,没什么反应。

接着他说,我也收到了。

……他大爷的,请柬寄给前男友!穷疯了吧?

我们七嘴八舌解释了半天,大意是我们瞒着他,是怕他心情不好,反正都前女友了,转身不见,老死不相往来,寄了请柬也别去,我们也不会去的。

李然哈哈大笑。我以为你们要说什么呢,他说,放心吧,我不会去的。前女友的婚礼,我为什么要去?

对、对吧?他补充。

我们默不作声地看着他。

我说真的。李然被我们看得很不自在,又说,都分了快一年了,我已经把她忘了——哎,她叫什么来着?

我们还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。

我要是去,我就是你们孙子!李然面红耳赤,赌咒。

行,这可是你说的。

那天喝得不知天高地厚,第二天一觉睡到下午。刚醒,正喝着水,接到李然电话。

爷爷……他张嘴就说。

我一口水喷出来。

靠,闹哪样?!我还小啊大哥!

然后我突然想起来,他昨天晚上说的话。

你又想去了?我不动声色,问。

我我我就想去看看。李然吭吭哧哧地回答,吃个饭就走。

我还是不动声色。那你去啊。我说。

李然好像很不好意思,又磨叽了好一会儿,才说,你们和我一起去吧。

……开玩笑!又不是我们前女友。

凭什么?我问他。

李然被我问住了。凭什么……就凭……他试探着说,那儿有饭吃?

次日,我和大宽陪着李然去参加婚礼。

大宽说他的理由很单纯,是去参观学习,我的理由更单纯——好几天没吃肉了。

其他人很鄙视我们,说我们没出息。

这些人,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不懂民生之多艰啊!

于是大宽开车,我坐副驾,李然坐后座。三人直奔举办婚礼的酒店。我们还穿了西装。我和大宽是租的。李然是买的,花了几千块钱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一路上,李然都没怎么说话。

他和莫莫曾经谈了将近三年的恋爱,本来其乐融融风平浪静,直到有一天,莫莫发现,她周围的女性朋友一个个都结了婚,有的还抱了娃。大家聊起天,言语间都在鼓动莫莫早点儿结婚,趁着“生育的黄金年龄”,尽快造个孩子。

莫莫被说动了,就问李然打算什么时候结婚。

说实话,李然倒不是不想结婚,他只是觉得这好歹是人生大事,而他虽然收入也不低,但离他心目中结婚的条件还很远。于是他说,等等吧,我们日子还长呢,不急。

两个人感情好的时候,这种话算甜言蜜语,感情不好的时候,这就算是推卸责任。

发展到后来,只要两人吵架,莫莫一定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。照莫莫的说法,她也不需要李然拿出什么,她就想和李然至少先领个证。

李然也给出了教科书一样的回答:我们一起这么久了,不缺这一个证啊。

再后来,他们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大吵,吵到最后,莫莫撂了狠话,半年内不领证,就分手。

结果半年后,他们真的分手。莫莫搬出了他们一起住的房子。据说她很快认识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的,之后她在微信上把我们这群人拉黑,再有她的消息,就是前两天收到的请柬。

这一年的时间,我们不知道李然是怎么过的。偶尔说起莫莫的事儿,他就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、好自为之、分了手还是一条好汉、他早就看开了。

但如果真的看开了,又为什么要去这个婚礼?

车开到一半,我从后视镜看了李然一眼。他默默坐着,眼看窗外,像一尊泥塑。

大宽偷偷问我,你觉得李然会抢婚么?

……抢个屁。你以为演电视剧呢。

大宽摇头。唉,参加前女友的婚礼,居然不抢婚……

我闭上眼,假装睡觉。

赶到酒店,我们停了车走过去。酒店门口装饰得气势磅礴,有不少人已经来了,在门口排队,进宴会厅的地方坐了一个大哥,应该是伴郎,负责签到兼收红包。

红。包。我脑子里嗡的一声。

你带钱了?我小声问大宽。

大宽也愣了一下,翻遍全身,掏出来三十块。

我比他好一些,我有四十块。

我们错愕的工夫,李然已经心无旁骛地走了过去,随手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,看厚度,怎么也有三四千。

我和大宽面面相觑。

眼看着李然签到完,消失在门口。最后还是大宽想到了办法。他上衣口袋里装着一个烟盒,中华的,他说是上个月为了在同事面前装逼才买的,烟给别人抽了,盒没舍得扔。

我们把烟盒拍扁,撕成两块,分别装进两个红包。

然后我们昂首挺胸接受检验。把门的伴郎眉开眼笑,接过红包,捏了捏,发现不太对。

他把红包打开,盯着两片烟盒看了整整半分钟。

不是,你们……他说。

哎呀,什么你们我们,大宽打断他,说,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,懂吧?见面就送钱,多俗啊。

是……等会儿,不是。对面那位还在愣神,那你们也不能拿烟盒……

烟盒怎么了?大宽又打断他,烟盒怎么了?你不要小瞧烟盒。你好好看看,这是普通的烟盒吗?这是普通的烟盒吗?

我、伴郎还有后头十来个人一起盯着他,等他说下去。

这是中华的烟盒啊!大宽说。

伴郎要动手,还是李然跑回来,又临时包了两个红包,门口才终于放我们进去。

我和大宽愤愤不平。百年好合这么喜庆的事儿,非要和钱勾在一起,没劲啊,太没劲了。

李然毫不介意。都算我给的。他说。

我看看他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我们走进会场,里面和外头一样,金碧辉煌,大厅尽头一个台子,估计是一会儿新郎和新娘站的地方。有人给我们安排了桌子,在宴会厅边角。我们惊喜地发现,这张桌子居然就坐了我们三个人。

哈哈哈这一桌菜都是我们的了!虽然看上去不太好吃,但是不要钱啊!

正吃得浑然忘我,大宽突然戳我胳膊。

你看那边那个妹子,他示意我,怎么样?

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能怎么样?我反问,心想那女的那么漂亮,肯定有男朋友了。

大宽乐滋滋地倒了一杯酒,站起来。我去搭个话。他说着,往妹子的方向走过去。

……随便你。

共2页 1 2 下一页
上一页:请让我远远地看着你幸福
下一页:千纸鹤之恋

情感日志欣赏

  • 素淡年华,谁载幽兰入梦
  • 心海荡起五月温柔的乐音
  • 平生一片心
  • 爱是心灵深处的等候
  • 五月的馨香,飘过我的心房
  • 银笺生花,伴你浪迹天涯
  • 情感日记
  • 家是一杯白开水
  • 一个人吗?
  • 美在乡间
  • 有你,我就会很幸福
  • 幸福,你的定义是什么?
  • 因为爱过
  • 女儿的心愿
  • 让我轻轻的告诉你
  • 永远的记忆
  • 情感日志推荐

  • 时光流逝,等待属于我的那天
  • 24小时从不关机的守候
  • 一位丈夫的深情回忆:最疼我的妻子走了
  • 幸福的模样
  • 朝为苎萝山,暮为西湖水
  • 阳光洒下温暖便好
  • 请让年华慢慢清洗染霜的伤疤
  • 我亲爱的嘉禾
  • 新奥尔良的动人故事
  • 倦倚西风夜已昏
  • 珍贵的结婚戒指
  • 世界历史上的10大爱情传奇
  • 温暖天空下那风筝流离失所
  • 爱要怎么说出口?
  • 如果爱,请深爱,但前提是自爱
  • 不再爱一个人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