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邻居刚爷

主页 > 日记 > 随笔日记 > 邻居刚爷
正文共2356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邻居刚爷

我的老家位于文登郊区,离县城很近,骑车大约15分钟就到。小村不大,大约一百户左右。道路平整宽阔,绿树成行,是最早的社会主义新农村。近几年前来由于落户居住投资办厂的越来越多,村庄也慢慢变大了。

村庄里的居民世代靠耕种土地为生,改革开放后,村里头脑灵活的人便开始做起了生意,率先走上了致富路,年轻的一代都奔忙在工厂企事业单位上班,再剩下的就是那些年龄比较大的,依然侍弄着自己的责任田度日,邻居刚爷就是其中之一。

刚爷的家在我家老房东面,中间隔着一条南北大道,所以只要出门往东走,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宅院。多年以前的老房子,五间,房檐低矮,一把散石到顶,室内墙砌泥,所以墙壁比较厚,不过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,院墙是后来砌的,散石红砖加灰浆垒成,古式门楼,高跷的檐角似乎在述说着一个古老久远的故事,室内外门窗全是木制的,温暖的阳光下抒发着旧日情怀。院里左边是三间厢房,储藏闲杂物品,右边是平房,房顶用来晒粮食农作物。

刚爷今年已经77岁了,虽然年龄只比我妈大几岁,但是自始至终村里的规矩都是按辈份称呼,所以我叫他为刚爷。刚爷老伴早在六年前因病离去,膝下只有一女梅,梅患有先天性智力障碍,所以大脑思维不能同正常孩子一样,从小就体弱多病,不仅不能上学,而且隔三差五地就要上医院检查治疗。为了梅的健康成长,刚爷两口子没少受折腾。

别看刚爷现在老了,腰弯背驼,年轻的时候可是生产队里的技术员呢。今年夏天,我在大路旁的云杉树下纳凉,我们闲聊绿化树,西洋参,最后他又说起了葡萄园。

“葡萄是不是也要经常打药?”我问

“打药倒不是最累的,在葡萄成熟的时候,会有一种山蛾来偷吃。”

“哦?不过那蛾又能吃到少呢?”

“你没看见不知道,那蛾铺天盖地一般扑来,一夜之间,支架上的葡萄就会被全部吃光。”

“这么厉害,那您没有打药吗?还是没有抵抗的药物?”

“单纯的蛾灾并没有让我失去信心,我每天晚上要不断地来回走动驱赶这些飞蛾。防止它们飞过来破坏。最使我伤心的是最后葡萄根部发生了病虫害,所有的葡萄根全部让虫子穿空了。”

可能就是那一场虫灾,毁了刚爷的葡萄园。也正是葡萄园的收获,加上他平常的积蓄,终于在老宅的房后建起了一幢新瓦房。新房建成后,就成了梅婚后的新房,一年后梅生了儿子,幸福的生活似乎刚刚开始,可是命运却开了一个玩笑,梅的丈夫在儿子生日后提出离婚,亲戚邻居多方劝说,最终没有挽回他的心意。从此梅和儿子田田便成了刚爷永远无法释怀的心事。

刚爷的老伴特别胖,加上体质不好,走路尚且左右摇摆,所以山上农活根本干不了,刚爷回家后立刻帮忙做家务,洗尿布,文章wz.zuowenzhang.com,照看孩子,或者烧火做饭,孩子一天天长大,转眼也到了上学的年龄,各种书费学杂费,家庭日用消费开支,再加上梅年年发病需要住院治疗医药费用,一年的收入根本所剩无几,为了摆脱困窘的生活状况,刚爷开始了各种尝试,比如自家菜园的蔬菜吃不完,他就仔细地整理好,用线绳捆成整齐的小把,拿到城里繁华地段买,蔬菜都是当天采摘,所以非常讨人喜欢。而且农家菜园自己种植的绿色蔬菜,不打农药不施化肥,很快就卖完了。一来二往时间长了,也有了长期的客户,每天定时送菜上门,有时三轮车载不了太多的农产品,一天往往需要跑两趟,虽然忙碌但也增加了收入。

菜园里没有菜的时候,就到在村里承包苗圃的老板那里帮忙锄树盘,挣零工钱。为了梅、外孙还有这个家,刚爷从来都舍不得休息,尤其是炎热的夏天,炽烈的阳光烘烤下,即使静坐室内也汗流不止。林间锄草更是密不通风,挥汗如雨,滚落的汗珠掉在地面上跌成八瓣,齿形叶片划破了颈部皮肤再加上汗液的浸染,火辣辣的,奇痒无比,很多人都不愿出工受罪,但是刚爷却总是坚持随叫随到,从不误工。一年365天,周而复始,未曾间断,也因此而赢得了良好的信誉。于是,只要园林有活,老板首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

共2页 1 2 下一页
上一页:故乡•老屋
下一页:玉之美

随笔日记欣赏

  • 心情随笔
  • 忆你已成伤
  • 漫漫人生路…
  • 不曾忘记,不堪回首
  • 你的心有几层
  • 带走你虚伪的感情!!!
  • 如果我烦了
  • 烟火幸福
  • 突然,很想某人
  • 主角和配角
  • 那一瞬飘落的繁碎烟花
  • 五月的雨
  • 麻痹 ら
  • 另寻沧桑
  • 美丽的世界
  • 一个平凡父亲背后的故事
  • 随笔日记推荐

  • 月照镜湖、恬淡依然
  • 梦,再一次启航
  • 告别昨天真很难,迎接明天更沧桑
  • 发泄自己
  • 我为什么而活着
  • 现在的小学生,是不是太”聪明“了
  • 关于生活,关于创作
  • 和好闺密吵架
  • 十年之间
  • 要为子孙流点德,不是地狱少受罪,
  • 眺望夜景
  • 你是我唯一的信仰
  • 读我的同窗芳华伊人〈独赏春雨〉有感
  • 老同学,安好
  • 蔡昌之伤
  • 回忆不完整的创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