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妈妈,你在哪儿

主页 > 日记 > 幸福日记 > 妈妈,你在哪儿
正文共2013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妈妈你在哪儿

妈妈,你在哪儿

铺一页素宣,研两笔淡墨,拣三朵荷香,工作g.zuowenzhang.com,撷四分闲情,给母亲写诗。五月芬芳,而我迟迟不能提笔,注视着那一大片空白,有点散漫,有点迷惘,因为我害怕自己粗糙的文字,亵渎了尊贵的母亲。

―――题记

风和日丽。窗明几净。

细细的篱笆上丛生着葡萄藤,肥硕的绿叶间结着青翠的果实,偶尔有蝴蝶翩翩而来,有小鸟啁啾远远而去。我静坐一隅,醇蜜的阳光,从枝枝蔓蔓间漏下来,暖暖地泻在身上。或者打盹,或者遐思,我有一种实实在在的欢喜,仿佛依偎在母亲的怀抱,享受无限的疼爱,无限的怜惜。

妈妈,妈妈,你在哪儿,为何听不到你温柔的回答?妈妈,妈妈,你在哪儿,为何看不到你可爱的脸颊……”

微风过处,有徐缓的歌,自古老的村塾隐隐约约传来。庄心妍的声线,委婉纤细,干净动人,淡淡的哀怨,淡淡的欢喜,淡淡的渴望。认认真真,竖起耳朵听,我小小的心,忽然疼痛得要碎裂开来,滚烫的泪珠大朵大朵的坠落。

薄薄的水雾里,我看见童年,看见故乡,那个恬静的农村,开满映山红。外公说,在幽幽的山谷,在清清的溪边,一簇簇灌木,一夜缀满粉粉嫩嫩的花蕾。那红彤彤的颜色,是英雄儿女的鲜血染成,是劳动人民的希望之光。

虽然没有经历过硝烟的战争,但那种孤苦伶仃的绝望,我懂得。长夜难明,我常常呼唤着母亲,从哭泣中醒来。我希望与母亲生活在一起,哪怕是粗茶淡饭,哪怕是风餐露宿,日子也是温厚的。偏偏母亲将我移弃。

我好想,好想母亲再爱我一次,同嬉戏,同学习。五音不全的我,央求外婆教我唱歌,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《妈妈的吻》。晨曦黄昏,我苦苦的练习,对着镜子,对着杨柳,对着荷塘。某一天,我要轻轻地唱给母亲听,只为她嫣然。

夏去秋爽。母亲归来,带着一个瘦瘦的小男孩,他稳稳地趴着母亲的肩头,笑容可掬。那是我的妈妈啊,那是我的妈妈啊,我狠狠瞪着他,却不敢靠近,不敢亲昵,怯生生地藏在柴门的缝隙里,偷偷窥视。

半晌,母亲匆匆离去,柔弱的背影,渐渐消失在夕阳里。我从稻草木屑中钻出来,赤着双脚,哭着追赶,妈妈妈妈,你去哪儿?母亲停顿了几秒,没有回头,又大步流星而去。妈妈妈妈,你在哪儿?空荡荡的山谷,含泪倾听我的心事,然后深情地回响。血浓于水,我不能没有母亲,我要快快长大,去寻找她。

日月如梭,五岁那年,父亲终于把我接回家,送我去学堂上一年级。我乖乖的,开始学习微笑,学习与弟弟成为朋友。害怕惹母亲生气,又把我丢弃,我的潜意识里有一种忧伤。

几番风雨几度愁,可是我不知道,二十年后,我会同样残忍地对待柠檬。二零一一年冬,我天天抱着她挤公交早出晚归,且不计较没有座位,有时还被小偷划破衣裳。冰天雪地,冻手冻脚,孩子才两岁,我怎么舍得让她颠沛流离,我自私地做了个决定,将她托给婆婆照料。

柠檬哭得撕心裂肺,夜夜不能寐,呐喊着要找妈妈。我到底是冷酷的,一个人轻轻松松上班。当回到家孤单地躺在床上,茫茫看着天花板,寂寞的恶魔,如影随形,打得我支离破碎时,我终于慢慢懂得母亲,切切的思念。柠檬,那是我亲生的骨肉,那是我相依为命的温暖啊。

白雪皑皑的年,我与先生马不停蹄地启程,跋涉,只为见见魂牵梦萦的姑娘。柠檬是否坐在春天的门槛上,欲眼望穿呢?事与愿违,女儿傻傻站着,漠然置之,好像素不相识。先生走近她,她羞羞地叫着爸爸,我欲向前亲近,她转身奔跑。面对自己的孩子,对我的嗔怒和埋怨,我呆呆地站着,手无足措。

熟悉的场景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。我小的时候,觉得妈妈就是用来迁就我,爱护我的,甚至责怪她对我不够好,数落她的错误与罪证。而我不知道有一天,我从母亲的翅膀下远走高飞,对她何尝不是伤害。

孔夫子说,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我义无反顾地流浪,却不知道母亲多么惦记,多么牵挂。每次母亲主动打电话给我,还嫌弃她的唠叨,我真真不是一个好女儿。我不知道,我们在成长,母亲在老去,时间是个吝啬鬼,从来不肯为谁停留。她手掌的茧,斑白的发,以及沧桑的眼,无一不是我现在的幸福换来的。

我想回家,想回到她的身边,哪怕刷刷筷子洗洗碗,哪怕聊聊家常谈谈工作,哪怕搓搓麻将种种菜,或者什么话也不说,什么事也不做,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流行的电视剧,磕瓜子。

日子一寸一寸交叠着,年岁漫漫,许多的人在路途上走散。我来不及认真地感恩,待明白过来时,已经是千山万水,背井离乡。若能穿越时空的隧道,回到豆寇年华,我会不会珍惜在一起的繁华?与母亲成为知心的朋友。或许回不去的岁月,即使布满伤痕,依旧感谢。经年后忆起,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小美好,有一种云淡风轻的小清喜。

我的清喜,你可听见?如莲的六月,我在风里,等一枚馨宁的静好。与时光,与温暖,与母亲,与爱,同在。

妈妈,你在哪儿?家里吗,做着琐碎的家务吗?单位吗,扫着落叶的街道吗?超市吗,买着晚餐的菜肴吗?公园吗,抱着孙子玩耍吗?

妈妈,你在哪儿?妈妈,丫丫……

一阵清脆的呼唤,惊艳了时光。伸手,将那一朵滢滢的微笑,收入掌心,是一份沉淀的收获和闪亮。

---绿萝轻挽QQ:2625556120

上一页:我不是一个好女儿
下一页:云栖竹径,绿意醉流年

幸福日记欣赏

  • 想我了吗
  • 一场春雨一场暖
  • 砚语的生日
  • 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美丽
  • 有一种兄弟情义叫:永远
  • 今生你是我的唯一
  • 伤感情人节
  • 今夜月明相思情
  • 幸福的味道
  • 春天1996
  • 娟品磊格的1996
  • 幸福日记
  • 那些我们一起开心过的日子
  • 百合花香里淡淡的幸福
  • 天气不错
  • 如果我爱你,我会摒弃你不爱的自己
  • 幸福日记推荐

  • 娟品磊格的1996
  • 听说,幸福像一辈子只绽放一次的酱花
  • 幸福的味道
  • 幸福
  • 一根烟的空间
  • 樟树叶
  • 祝你幸福,真违心
  • 只要她幸福
  • 春光美
  • 伤感情人节
  • 幽默可爱的她
  • 我要的幸福
  • 幸福美文摘抄300字
  • 让你每天幸福的14种方法
  • 想你的夜
  • 拾取幸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