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 搜索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谁是作家

主页 > 美文 > 美文摘抄 > 谁是作家
正文共1491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谁是作家
  吴雍又来电话了,一定要请我吃顿便饭,实在推辞不掉,只好答应,否则会伤害这个高中最要好的自尊心。
  在熙熙攘攘的快餐店店堂里,我很快就发现了那件熟悉不过的旧夹克衫。吴雍已在最里面的一个僻静处坐下了。
  我俩对面而坐。他默默地看着我,我对他笑笑。虽说是东道主,他还是那么木讷寡言。我在他脸上读到生活的重负和坎坷,读到内心的凄凉和忧伤。
  他把几本杂志推到我面前,嘴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。
  是几本知名的文学期刊,有他近来发表的几个短篇小说,其中三篇还被编辑加了推荐评语。
  昨天收到两笔稿费,所以请你吃饭。他终于说话了,说这话的时候来了神儿,眼睛明亮。
  这点儿稿费,你应该用来给小宝宝增加营养,买几瓶婴儿奶粉。我关心地说。
  他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叠打印稿,推到我面前,提高声调说:这是我写的第一个中篇小说《苦涩的日子》,编辑部回信同意发表,要我把结尾修改一下。
  编辑部鲜红的印章让我眼前一亮:这是国内顶尖的文学期刊啊。
  我举杯为他祝贺。
  他的脸红了,脸上春波荡漾,这样的笑容难得见到。
  我快速浏览稿纸。这篇小说的主人公是个品学兼优的农村,读高三时,因为打工的父亲死于事故,母亲又得了不治之症,只好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后来进了县城的工厂,残疾妻子没有工作,在艰难生活中自强不息……
  我知道,小说的人物原型就是吴雍自己。
  半年之后,大学同学甄精请我吃饭。我和甄精学的专业不同,回到县城后很少来往,只知他在一家工厂当厂长助理。从电话里的声音,我能想象出他踌躇满志的样子。
  在县城最好的饭店,笑容可掬的甄精给宾客一一奉上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名片。
  有人说,甄大厂长,你又多了两个头衔啦,省优秀企业文化工作者,还有市作协常务理事。
  甄精说:是的,是的。过去,本人只是发表一些豆腐块,最近本人在最有名的文学杂志上,发表了一个中篇小说《苦涩的日子》,四五万字呢。领导说了,这是全市文学创作的最好成绩。
  叫好,鼓掌,敬酒。
  我却是满腹狐疑。这篇小说不是吴雍写的吗,怎么成了甄精的?
  第二天,我正准备去找吴雍,一盆冷水浇得我全身冰凉:吴雍疯了。
  吴雍是在厂里召开的企业文化工作现场会上疯的。甄精厂长介绍厂里的经验,特别强调,他写的中篇小说《苦涩的日子》被领导誉为全市文学创作的新高度。上千双眼睛齐刷刷向他投去赞佩的目光。
  突然,一个人冲上讲台,夺过话筒,两眼死死地盯着甄精,大叫:你是谁?作家??哈哈!谁是作家……喊着喊着,就蹲到地板上,抱头呜呜痛哭起来。
  会场里顿时一阵骚动。
  甄精措手不及,一下子脸色惨白。不过,他很快镇静下来,对保安说:吴雍犯疯病了,送到医院去吧。
  好好一个人怎么会突发精神病呢,吴雍的妻子对我说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  半年前,甄精叫吴雍给他写篇小说,如果发表了,吴雍妻子的工作就包在他身上。吴雍开始不肯,在妻子多次苦苦哀求下,才忍痛割爱,把《苦涩的日子》换成甄精的署名。小说发表后,吴雍要求甄精安排妻子的工作,想不到甄精对以前的允诺矢口否认。吴雍痛苦极了,越来越郁闷。
  吴雍疯了,甄精笑了。
  甄厂长成了舆论的胜利者,甄厂长会写文章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甄厂长就是作家。
  听到这些议论,我的肺都要气炸了。我愤然打开电脑,嘀哒嘀哒,敲打出事情真相,送交县市有关部门。
  吴雍在医院治疗了几个月,病情还不稳定,医生要求再住一段时间。
  甄厂长说,厂里付不起医药费,必须出院。
  后来,我看到衣着不整眼神呆滞的吴雍,在死寂的厂门口转悠,反复唠叨:谁是作家?哈哈!谁是作家?哈哈……
  我拨通了甄精的电话,大声吼叫:吴雍又犯病了,你要让他住院治疗。
  甄精却不紧不慢地说:老同学,别生气,厂子破产了,吴雍的事情我不管了,明天我就去县文联上班,主持工作了。
  这得意扬扬的声音,像刀子一样戳在我心上。
  

上一页:一根金项链
下一页:丈夫的遗物

美文摘抄欣赏

  • 时间冲走多少朋友?
  • 优雅女孩,耐的住寂寞,拥得了繁华!
  • 看到第四条,我笑得无法看下去了
  • 优雅是一种心态
  • 不要为虚荣付出代价
  • 有所为,必有所不为
  • 品味人生,感受人生之美
  • 从小事做起
  • 成功者必备的12种素质
  • 成功者的7个习惯
  • 第一次捧韩剧,名字叫《未生》
  • 可怜的吴津
  • 宁财神的人生远比你想象的精彩
  • 喜欢上了长春
  • 老R,你是幸运的
  • 躺着睡不着的无聊时光
  • 美文摘抄推荐

  • 备胎
  • 钓鱼高手
  • 芝麻地
  • 疯子张川
  • 谁都没想到的结局
  • 皱纹 膏药
  • 妹子,就这么饥渴吗
  • 听到幸福在歌唱
  • 小说家是这样走上诗坛的
  • 我们都是小绿人
  • 永远的索尔唱法
  • 一两风,半场梦
  • 迟到的玫瑰花
  • 夜幕里飘荡的思绪
  • 大学生活该如何度过,青春荒唐我不负你
  • 红红的烛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