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远春

主页 > 短文 > 微小说 > 远春
正文共4653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远春

远春

凤儿带着两个孩子,随着爹走进阔别已久的家门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夕阳的余辉洒在大地上,空气中残留着点点余温,家中的大黄狗一边摇头摆尾地叫着,一边亲热的扑了过来。凤儿娘只是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女儿,然后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凤儿的脸颊,感觉到女儿的体温后,用力的抱住自己的女儿,哽咽起来。一边的奶奶则顺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:“我苦命的娃啊!我可怜的娃啊!”凤儿爹在一边不耐烦的说:“凤儿带着孩子走了这么远的路,就不能让孩子进屋歇歇吗?都哭些什么?”

一晃,凤儿在娘家住了好几个月了。这天凤儿娘忙着拾掇院子,凤儿爹在旁边和自己媳妇说:“她娘,凤儿一直不找人家也不是个事啊,现在生活这么紧张,也不是她想守着孩子过就可以的。要不,你劝劝凤儿吧,这次如果她同意找婆家,我一定让她自己相中了再给她定,你看咋样?”“理是这个理,但是赵家那边怎么办?”凤儿娘回答。“我再去说说,他们心里也明镜似的,毕竟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凤儿爹思忖着说。

“凤儿,你爹有心思给你再找一家,你是啥意思啊?”凤儿娘询问凤儿说。“娘,我不想找了,就守着两个孩子过吧。”“那怎么行,你的年纪这样小,再说这过日子家里没有爷们顶着,什么事情都不方便。孩子们还小,慢慢长大了,上学、娶媳妇,哪样不要钱,哪样是你自己可以撑起来的?听娘话,再找户好人家嫁了吧,这回你爹说了,你同意了才会给你定。”

不久,媒婆上门了。说的人家姓王,是从山东逃荒过来的,家里六个儿子、一个姑娘。听媒人说这家人很老实,从来不和别人争执什么,老大正托媒说媳妇,凤儿悄悄的看了眼,人满英俊的,也就同意了。凤儿爹收了人家的聘礼后,挑了一个好日子,凤儿把包袱收拾好,带着两个孩子就过去了。

来到王家后,凤儿开始新的忙碌,每天忙着十几口人的饭菜,还有纳鞋底做家人的单鞋、棉鞋,单衣、棉衣。婆婆和公公都是厚道人,待凤儿也像亲闺女一样,日子虽然清苦了些,好在舒心。不久凤儿就怀了第三个娃,这一次和以往不同,这一次有家人的呵护,婆婆总是抢着先把活做好,很怕累到她。自己的男人总是望着她微笑,在她需要帮助时为她做好一切。

凤儿脸上展开了许久不曾有的笑容,那一丝久违的红晕重新爬上她的脸。这天正好是赶集的日子,清晨起来公公就告诉凤儿当家的:“你今天上集去,除了买日用品,再给凤儿买点补品,咱家里虽说日子紧张些,也要尽量给她们娘俩补充点营养。”“我知道了,爹。”凤儿丈夫爽快的答应。

等到赶集回来时,他偷偷的把凤儿拽到一边,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:“凤儿,我看着你的衣服都旧了,就给你买了一块布料,你自己做件衣服吧。”说着,把布料塞进凤儿的手中,转身急匆匆的走了。凤儿看着他的背影良久,然后慢慢打开包裹,那是一块红底蓝花的棉布,很漂亮。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走过,虽然平淡却很充实。转眼十年过去了,生活中难免有些杂音,但是凤儿却很感谢遇见他,和他在一起的生活让自己感觉很踏实。虽说他不善言辞,但是他一直很用心,对老大老二比对自己的孩子更上心,也更喜欢,这让凤儿感觉很欣慰。这几年,凤儿为他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,原本有些空旷的草房,变得很拥挤,特别是到了晚上铺着一炕的被褥,时光在孩子们的打闹声中悄悄走过。

然而,命运中充满了不可预知,总在不经意时开些致命的玩笑。这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,也特别的长。凤儿当家的感冒了,只是这感冒一直也不曾好,每天咳嗽声伴着不退的高烧,吃药打针总也不见任何起色。后来,到医院检查后才知道,原来是肺癌晚期,凤儿的天再一次塌了。他临终的时候,拽着老大的手不停的嘱咐:“你虽说不是我生的,但是我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,我走后你照顾好你妈。你弟弟妹妹还小,你也帮我照看着吧,也不枉咱们爷们一回。”回头对着凤儿说:“我不能陪着你了,原以为能陪你一辈子,现在不能够了。我走后,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,否则我在下面也不会安心。只要你能过得快乐,我都会支持你。还有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凡事不要多想,顺其自然就好,不要苦了自己。”说完只是不转眼珠的看着凤儿,凤儿听了这话早已经泣不成声。

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
上一页:等你,带我去江南
下一页:煮一壶红尘,参一道禅心

微小说欣赏

  • 他们已经分手很久了,久到已经删了QQ没了手机号
  • 为了她,他决定出去打拼。离开之前他们最后一次去放风筝
  • 他出类拔萃,她平凡无奇。她常独处一隅,偷望被众女生包围的他
  • 光棍节,他对她说,节日快乐。她愣了,咋俩过啥子光棍节啊
  • 那年他27,她25。相恋三年,她突然提出分手,他万分迷惑
  • 女孩到学校找他了,她说她也要在这个城市生活,因为这个城市有他
  • 她和他的车展。一对老夫妇,老先生在车展外捡空瓶
  • 他们彼此相爱,却无法在一起,所以他们一起殉情了
  • 他很爱她,但是相隔两地
  • 他向她求婚时,只说了三个字:相信我
  • 娘这几天有点奇怪,每天都要在小区和汽车站之间来回走很多趟
  • 那时候的他,叛逆不羁,喜欢那种个性冷酷的消瘦女孩
  • 她下班回家。他坐在沙发上。面无表情地抽着烟,突然他开口了
  • 男孩:想求你一件事。女孩:什么事?男孩:陪我演场戏
  • 柴门清阴
  • 人心无举蛇吞象
  • 微小说推荐

  • 女孩到学校找他了,她说她也要在这个城市生活,因为这个城市有他
  • 倒9的救赎
  • 不见合欢花,空倚相思树
  • 拈一朵秋思如梦,夜未央
  • 是非难断
  • 自古英雄出少年
  • 传奇的背后
  • 一簑烟雨任平生
  • 篮球场上·踏上校队旅途
  • 雁过无痕
  • 篮球场上·最喜爱的运动
  • 莲香散尽,情归何处
  • 人心无举蛇吞象
  • 六十年河东,六十年河西
  • 世事沧桑,谁主沉浮
  • 戏谑娇嗔,谁痴痴傻傻相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