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逍遥的时光

主页 > 故事 > 伤感故事 > 逍遥的时光
正文共1388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逍遥时光

周末,对于年轻人来讲,是激情的假期,是欢乐的假期,也是放纵的假期,年轻人的心里,总是充满着阳光,总是享受着快乐。

小贝购了一台新的四驱跑车,他的目的是想赛车与飞车,也想羸MM,以往一起赛车的时候,总是输给MM,一方面是驾车技术,一方面是车的动力不足,一气之下,把他原来的丰田四驱车换成现在的这部BMW四驱跑车,与MM的是同一型号也同款的跑车,只有这样,在赛车的时候要是输了只能怨自己的驾车技术不如人。

小贝很有信心再次赛车能羸MM,但MM拒绝了赛车,小贝岂会甘心,一直在多次挑拨,最后是硬拉着MM去。

赛车的路线是四条高速路然后飞到西部沿海高速的全程。谁先到终点为谁羸。

看来小贝不蠃一场比赛,心始终不会舒服,既然他下了这么大的决心,那么,就让他羸一场吧,省得他心里总不高兴。

从一环起程开始跑,在高速路上左闪右躲的,超越一部部的车,抢时间飞速向前,MM一反常态,很慢条斯理的开,一边放着古典的音乐,一边吃零食,然后一边驾着车,打开车顶层,享受着阳光,时速不过是在 150公里左右,换了以往赛车,米表的针应该指在200~230这段,再快时指到250,那种速度的感觉,让人屏弃一切的杂念,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就是飞,【美文摘抄www.zuowenzhang.com】,全神驾车。

比赛是小贝羸了,但他很没劲,一付无精打彩的样子;“MM,你不把我当一回事,你答应了和我赛车,你却没有行动,像你这样的比赛,我赢了却觉得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MM很心平气和;“我以后都不会再赛车,因为我承诺了我的朋友,我不再飞车,除非,我心理上受到极大的打击至于连生命也不觉得重要,或者要放弃自己生命的时候,我会再去飞车,届时如果你有兴趣,我通知你。”

飞车没戏了,小贝带着一行六人到了一个森林,这里是一片原始的森林,树林的中间,很奇怪的有一片空旷的地方,小贝在这片空地上叫人事先准备好了一桌酒菜,我们到了就直接进入用餐,树林的旁边,有一条碧绿的小河,河水晶蓝,看见有一群群的鱼在水里游来游去,空气很清新,还有鸟的叫声。啊,在这里享受着阳光享受着清新的空气,真仍人生一大享受也。

MM正陶醉着在这清新的空气中,静听着鸟儿的叫声,小贝在河里摇来一只小木船,冲着MM喊;“MM,你过来划船,我准备了鱼网,咱们捕鱼去,要是捕获了鱼一会加菜。”那木船摇晃着,MM不敢上去,小贝见状一把拉着MM上了船,MM看着小贝一付得意的样子在摇着船,小贝在船头,MM在船尾,MM不禁想起了一首有趣的歌:“妹妹你坐船头,哥哥我坐船尾,恩恩爱爱水儿荡悠悠……”

小贝在专心的撒网,看着他专注的样子,MM微笑着,这一时刻,觉得小贝真的很可爱。想不到他还有如此纯真的一面,小贝很认真的撒网捕获,MM从在船尾看着他的动作,看他撒下去,又弄上来,看他的样子还真像那么一回事。

好家伙,真让他捕获了一条小鱼,小贝很高兴,MM也乐了,看见他笑得那样的快乐,那样的舒畅,那样的天真无邪,跟平日的商业巨子印象判若两人,MM也被感染了,气氛轻松愉快起来。

吃的鱼是自己捕获的,这种心情是不一样的,这一顿饭吃得特别的香,一边吃饭,一边享受着大自然的环境,让人那样的畅快,让人心境特别开朗。

饭毕,大伙在树林里用吊篮在树与树之间弄一张吊床,在树林里午歇,清爽的风吹拂着,午后的阳光让人懒散,很放松,很快大家就进入梦中,梦里,MM喃喃的说;“但愿这树林里没有野兽,只有小鸟在唱歌……”

上一页:若天空,没有云烟
下一页:遇见你,思念无处归根

伤感故事欣赏

  • 今生,能否与我共伞相依
  • 成长中的梦
  • 你在天上还好吗
  • 悬崖上的守望
  • 追忆似水年华
  • 那天以后
  • 蓝丁香的眼泪
  •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
  • 情缘,在寒风细雨落叶中飘零
  • 伤感故事
  • 还我旧时光
  • 总有一段回忆,记录着我们的刻骨铭心
  • 冬天,让爱冬眠
  • 曾经爱你,爱了整整一个曾经
  • 回忆,那些年,残忍而又悲催的过往
  • 你是我一生追逐的痛
  • 伤感故事推荐

  • 承诺十年,能等到幸福吗?
  • 安静地放手
  • 别去勾引不爱你的男人
  • 淡然的快乐、纯然的幸福
  • 17岁女儿当我的面与男友上床
  • 亲爱滴,这不是爱情
  • 知道感动的男人才是好男人
  • 困惑:我该选事业男人还是爱情男人
  • 你在什么时候最幸福?
  • 爱在指尖,便是晴天
  • 原来这也是办公室里的性骚扰
  • 红尘醉,梦乱了谁的浮生
  • 若天空,没有云烟
  • 妻怀胎八月说要拍裸体写真吓傻了我
  • 时光萃取了那个少年的心
  • 谎言如刀,迷乱后各自未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