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 搜索

哑舍.白蜡烛(第九集)

主页 > 故事 > 民间文学 > 哑舍.白蜡烛(第九集)
正文共3708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哑舍白蜡烛蜡烛第九

当张平把徐良送回到了哑舍时,月亮早已挂在天空上了。

“小心点小心点……别碰到他的伤口了。” 李清琳看到张平要扶他下车,急忙在一旁告诉张平不要太过用力。

徐良一直昏迷不醒,但是口里还是断断续续的喊着清琳的名字。

“我在这。” 清琳抓住了徐良的手,徐良也感觉到了。于是脸上也挤出了一个笑容。

紫薇在一旁推开了哑舍的花雕门,张平赶紧把徐良背了进去。正在哑舍里面打扫卫生的魏长旭赶紧往门外看,立刻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于是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扫把,走上前问道:“怎么会这样的?”

“刚才在警察局里面被人打的,他是为了能出去才被打的。” 张平把徐良放到了地上,同时看了看四周的环境。整个哑舍店里面除了魏长旭,都没看到其他人的影子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云母屏风的后面走出来了一个二十岁模样的年轻人。并且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小孩。

“老板,徐良他……” 魏长旭看到老板走了出来,急忙说道:“他已经被打得不成人样了。”

“让我看看。” 老板走到了徐良的身边,半跪着。摸了摸徐良的脉搏,过了许久才说道:“放心,他死不了。你们先回去吧,我会有办法救活他的。”

看见老板一脸认真的说,张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于是说道: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,走出了哑舍店里面。李清琳还一直在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徐良,紫薇在一旁急忙把她带出去了。

魏长旭看到张平用黄包车把她们带走的时候,才悄悄的关上哑舍的花雕木门。魏长旭于是急忙走到老板的身边问道:“老板,他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“没事呢,只是受了点皮肉之苦而已。” 老板冰凉的手指触摸到了徐良的每一寸肌肤上,那里的淤青都瞬间消失。当脸上的最后一处淤青消失的时候,老板对魏长旭说道:“这两天要是徐良醒过来的话,叫他别去上学了。好好在哑舍里养伤。”

话音刚落,老板又看着身后的苏尧,“我要去休息一下,你待会帮长旭把徐良扶到椅子上,地板冷。晚上会受寒的。”

“好的。” 苏尧懂事的点了点头。

老板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到了云母屏风的后面,哑舍里只留下魏长旭和苏尧两个孩子在忙,魏长旭负责给徐良换上新衣服。苏尧则去打一盘热水过来给徐良洗洗身子。

在那一盏长信宫灯的照耀下,两个孩子在不断的忙碌着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北平城里的大街小巷里贴满了通缉令。通缉令上面画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徐良本人。街头的很多地方的警察都比平时多了很多,并且还有警察站在大街上指着徐良的画像说道:“只要你们谁能够找到这个人,警察局重重有赏!赏金是一百个现大洋!”

徐良……居然值一百个现大洋?

站在人群中听着警察喊话的魏长旭,此时此刻悄悄的退出了人群,进入了一条没人发现的巷口里面,一路上不断的小心翼翼行走着,只怕会有人来跟踪他。

终于,他回到了哑舍。

“徐良,我去给你买早点了。” 魏长旭一进门就看见徐良坐在椅子上看书,反手关上大门,把手上的早餐拎到徐良的面前。

早餐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一个热烘烘的馒头。

徐良把手上的一个馒头弄开两半,另一半递给魏长旭,魏长旭微笑的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了,刚才我在买的时候已经吃过了。”

“哦。” 徐良把馒头放进自己的嘴里吃着,脸上的淤青虽然退去了不少,但还是隐隐的疼痛。徐良于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头上绑着的绷带。

“先别动它,估计过两天就会好一点的了。” 魏长旭急忙劝住徐良。看到徐良不再碰伤口了,于是继续说道:“这一段时间你先别出去了,【美文欣赏www.zuowenzhang.com】,刚才我在大街上看到了关于你的通缉令。估计这一回,他们真的想把你置于死地了。”

“当时我好像听到了有人窃窃私语的说,说要发出这个通缉令的,其实是一个日本人要发出的……”

“是山田!”还没等魏长旭说什么,徐良已经抢先说了,“整一个北平,除了山田那个日本人想要置我于死地之外,其他人是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“刚才我也悄悄去过学校了。”魏长旭接着说道:“门外站岗那里时不时都有警察在走动,而且我听说,警察局的人也审问过校长了,但是校长一直对你的资料进行保密,警察局的人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 徐良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,在这里待下去只会迟早被他们发现的。” 魏长旭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,“去上海避一避风头吧。”那里虽然远,但是毕竟有很多国家的租界。山田肯定不会闹到那里去的。”

“就算他去到了,也都不是他的地盘了。”

被魏长旭这么一说,徐良也开始动起了要离开的念头了,毕竟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。如果要是被山田发现了自己藏在这里,那么这个哑舍里的古董,全都会不保了。

“那我现在去买车票。” 徐良站了起来,正想要往外走,被魏长旭拦住了。

“我帮你吧,现在外面的眼线很多。你还是先在这里养好伤,等过两天再走也不迟呢。”

“那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 徐良微笑着摸了摸魏长旭的头。

1931年,北平火车站。

徐良安静地坐在月台的长椅上,坐在他旁边的还有魏长旭。火车站的人很多,其中最不缺乏的就是警察。好在徐良的运气还不错,进了火车站到现在,也没有被人发现过他的身份。

此时的徐良,不再穿上那一件他一直都渴望的学生装了,而是穿上了西装,外黑里白的西装还有黑色领带。再加上他头上带的那一顶黑色的宽边帽。整个人都焕发着一种凌厉的气势。

为了不被人发现,他只能穿成这样了。

“长旭,我离开的事情,你跟老板说过了吗?” 一直沉默着的徐良终于发话了。

魏长旭点了点头:“我在长信宫灯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纸条。说明了我要来送你的原因,老板要是回来的话,应该都能看到了。”

老板这两天不在哑舍,魏长旭说是带着苏尧去故宫博物馆的馆长那里走走。

“那就好。” 徐良轻声说道:“老板一直对我恩重如山,我却没能真正的报答过他的大恩大德。唉…是我的不对,我的不对啊。”

看见徐良在唉声叹气了,魏长旭急忙安慰他:“你也别这么说了,只要你做到了你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好了,就像前一段时间的时候,那个日本人不是说要来“借”古董的吗?那天还不是你一个人把他打跑了吗?”

“那件事情,其实已经是当作是报答过老板的了。”

徐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,说道:“对,你说的没错。”

就在这时,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火车来了!” 徐良和魏长旭同时看了看远处,百里之外,真的有一辆火车往车站里缓缓而来。

要到告别的时候了。

“这些钱你拿着,以后在上海的生活难免要用到钱的。” 魏长旭从衣服里拿出了十个现大洋。塞进了徐良的衣服里面。

“谢谢。” 徐良对着魏长旭微笑说道。同时在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放到魏长旭的手心,“帮我把这个礼物送到清琳的手上,这是我临分别唯一能给她的一个礼物了。”

共2页12下一页
上一页:哑舍.白蜡烛(第八集)
下一页:哑舍.白蜡烛(第十集)

民间文学欣赏

  • 一生何求,人的一生匆匆而过,在追求什么
  • 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,震惊了所有人!值得一看
  • 一个男人写给媳妇的搞笑检讨书,很有爱哦!
  • 花痴
  • 一个孤独的女人与一个孤独的侦探
  • 星星让我想起花朵,想起湖面上绽开的波纹
  • 天使和魔鬼
  • 霖是和我父亲
  • 顾北,好久不见
  • 大灰狼一族
  • 素心余生
  • 我和孩子的成长故事
  • 感恩父母的故事
  • 上和镇下三滩的传说
  • 潼南东风乡鲁溪寺的传说
  • 双江镇白坟店的传说
  • 民间文学推荐

  • 【雀巢】我来带你走天涯
  • 两个朋友分金子
  • 鄂温克族的火神节
  •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
  • 钻石姑娘
  • 王昭君千载琵琶作胡语
  • 水族妇女在衣裤、鞋上绣花边的传说
  • 秦桧的「恶臭」和「美食」
  • 石匣的传说
  • 黄山的来历
  • 牡丹仙女
  • 舟宿西湖亦风雅
  • 黑面王子
  • 曾经拥有已足够
  • 一副骰子
  • 牛郎织女(异文三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