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 搜索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哑舍.白蜡烛 (第七集)

主页 > 故事 > 民间文学 > 哑舍.白蜡烛 (第七集)
正文共4194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哑舍白蜡烛蜡烛第七

店门外的小雨滴滴答答的落在屋檐上,响个不停。

老板不在哑舍里面,听魏长旭说,老板去了琉璃厂的那边跟一些古董商谈话。而且还带着苏尧去了。哑舍里面就只有徐良和魏长旭两人。魏长旭在打扫卫生,而徐良坐在椅子上看书,念的是诗歌散文。可是念着念着,他又打起瞌睡了。

正在打扫卫生的魏长旭听到徐良打起呼噜了,于是放下了手里的扫把,轻轻的给徐良盖上一张小被子。

魏长旭在给他盖上被子的同时,也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徐良的眼皮下。发现那里不知在什么时候,已经涂上了一层黑色的了。在徐良还没有去上学的时候,他的眼皮底下是没有黑眼圈的。

想必这些天来,徐良一直都在努力的念书吧。

魏长旭做完了这些,又接着拿起了扫把在打扫卫生。扫着扫着,他突然听到了门外有人在敲门的声音,魏长旭急忙放下了扫把,打开门一看。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张平。

“张平,外面下雨呢,没淋到你吧。”

“没有呢。幸好刚才我跑得快一些,要不然就着凉了。”

魏长旭急忙把张平迎进哑舍,张平跨进哑舍的门栏时,看到徐良坐在椅子上打起了呼噜。同时又看到魏长旭想去叫醒他,于是急忙摆手小声说道:“别吵醒他了,要是吵醒的话多不好啊,没事。我是想来看看哑舍的。”

看到张平不愿意吵醒徐良,魏长旭也就“哦”的一声说了之后,说道:“那你可以在这里随便走走也可以。” 说完,又继续拿起扫把在扫地了。

张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但是眼睛却片刻不离的看着放在一张桌子上的青花瓷。

他趁着魏长旭在看不到他的地方扫地时,慢慢靠近了桌子上的青花瓷。当他快要拿起青花瓷的时候,一直在睡觉的徐良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手上拿着的散文书籍扔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张平,张平被他这么一扔,下意识的伸手挡住,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徐良扔的速度快。电光火石间,散文书籍划破了张平的脸。张平立刻捂着脸痛苦的叫了一声。

而他的脸上被划破了,但是却见不到任何的血迹。

正在打扫卫生的魏长旭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,急忙走到大厅一看,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只见捂着脸的那个人的脸突然变了,从张平的脸变成了山田的脸。

易容术!

这…这怎么可能!他怎么可能会易容术的。

“混蛋!” 站在青花瓷旁边的山田知道暴露了身份。下意识的急忙去抢青花瓷,徐良箭步冲上去抓住山田的手腕,阻止山田的行为,山田突然一发力。立刻把徐良震开几步,徐良再也控制不住,后背撞到了墙上。

山田一发力,身上穿着的学生装立刻被震得粉碎。同时摆放在架子上的一个名贵古董被震得发出了“铛琅琅”的声音,魏长旭急忙伸手去抓住那件花瓶。才幸好没有被震落到地上。

山田的身上穿着的学生装被震开了一片片碎片,纷纷扬扬的落下,露出了藏在衣服里的那一把柳叶刀。徐良大惊,立刻又想冲上去时,柳叶刀瞬间从刀鞘里跃出,山田一挥手,刀尖瞬间指着徐良的咽喉,徐良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了。只是满脸杀气的看着山田。

“青花瓷我已得手了。” 山田冷笑着,左手拎起了青花瓷。足尖一掠,身穿黑色和服的男子撞开了一直关紧的雕花木门,徐良的眼角余光瞟到了挂在墙上的一把剑,于是对着那把剑伸手,剑鞘连同剑微微震动着,立刻跳到了徐良的手心。

徐良看了一眼那把剑,突然惊得差点跳了起来。

这是……越王剑!

记得在之前就听老板说过,说哑舍里面的东西有些都是有灵性的。没想到现在真的见识到了。

徐良快要走出店铺大门时,对着站在一旁看呆了的魏长旭说道:“快去琉璃厂那边把老板叫回来,说店里出事了!”

说完,徐良提剑冲进了外面的雨巷里。

下雨天还在继续,将店门口的这条巷口里弄得烟雨蒙蒙。

徐良站在店门口左看右看,发现山田还没走。而是站在巷口的一处尽头里,雨滴不断的打在他的身上。而雨滴还顺着他的柳叶刀在滴下,激起了地上积水的涟漪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 徐良话音刚落,在冲上去的时候,右手握紧的越王剑柄瞬间跃出。只听到刀剑发出的“铛”的声音,越王剑和柳叶刀相撞。电光火石间,两人几乎是同时被震开。

“哟,剑法还不错嘛。” 山田踉跄的后退几步,急忙把青花瓷放到地上。看着徐良。同样的,他也踉跄的后退几步。但很快的,刀剑声再次在雨巷里回响着。

地上的积水被刀光剑影激得纷纷扬扬。两人在下雨天里湿透了衣服。

“铛!” 越王剑跟柳叶刀在空气中交织在一起,架出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,两人的眸子都是在紧紧盯着对方。而手上却丝毫不肯放松。

山田依旧是冷笑着,但很快的,那股冷笑突然僵硬了。

在紧紧盯着徐良的眼睛时,山田突然发现,徐良的眸子本来是黑色的,而此时此刻。却变成了妖绿色的。

怎么回事?刚才在店里打斗的时候,他的眸子还是黑色的啊。

“呀啊……!” 徐良几乎用尽了全身力量的。一剑劈开了空气,山田感觉到再也挡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力量,立刻后退几步,突然感觉到。有一股力量在刚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击中了心脏。

电光火石间,山田已经接连被徐良逼得退开三丈,越王剑连续三次划破他的和服,逼得他不停地往后退,妖绿色的眼睛已经凝聚了强大的杀气。在日本里从来没有人……从来没有人,能够把这个一流的剑客逼得节节败退。

刚才在哑舍里的时候,徐良根本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的。

但是现在,一握紧了越王剑之后,和刚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。

难道……是因为那把剑?

山田擦了擦嘴角边流出的血,看到徐良快要冲上来要给自己最后一击。山田大慌,立刻挥刀,刀尖掠过地上的积水。积水变成了冰块的直逼徐良的眼睛。徐良下意识的挡住眼帘。放下手时,发现山田在雨巷里消失了。

连同地上的青花瓷也消失了。

“可恶!居然被他跑了。” 徐良气急败坏的说道,正想去追。身后却传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的声音,“别追了,他已经跑远了。”

妖绿的眸子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原来的黑色眸子。

徐良回头一看,不知在什么时候,老板已经回来了。并且和他一样,也是站在下雨天里面,手上还撑着一把油纸伞。身边带着苏尧还有魏长旭。

徐良把越王剑收回剑鞘里,双手递给老板,一脸沮丧的道:“对不起,老板。我被那个日本人在我眼前抢走了那个元朝的青花瓷了。你要罚就罚我吧。”

说完,整个人跪在了冰冷的石路上。

“你先起来吧。” 老板接过了徐良拿过来的越王剑,轻声说道:“我也料到山田还会再来的,所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。我不怪你,刚才你跟山田在争夺青花瓷的时候,一切我都已经看到了。说明你还是很有责任感的。”

说完,老板拍了拍魏长旭的肩膀,魏长旭走到了徐良面前,轻轻的把徐良在冰冷的石地上扶起来。

“可是……那个雕花木门却坏掉了。” 徐良指着哑舍的外门,依旧还是沮丧地说道。

共2页12下一页
上一页:《哑舍.白蜡烛》(第六集)
下一页:哑舍.白蜡烛(第八集)

民间文学欣赏

  • 一生何求,人的一生匆匆而过,在追求什么
  • 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,震惊了所有人!值得一看
  • 一个男人写给媳妇的搞笑检讨书,很有爱哦!
  • 花痴
  • 一个孤独的女人与一个孤独的侦探
  • 星星让我想起花朵,想起湖面上绽开的波纹
  • 天使和魔鬼
  • 霖是和我父亲
  • 顾北,好久不见
  • 大灰狼一族
  • 素心余生
  • 我和孩子的成长故事
  • 感恩父母的故事
  • 上和镇下三滩的传说
  • 潼南东风乡鲁溪寺的传说
  • 双江镇白坟店的传说
  • 民间文学推荐

  • 疯人误闯金銮殿
  • 鹅仙洞传奇
  • 鱼的命根子在哪里
  • 邦宁紫的来历
  • 雷公山顶水井的传说
  • 苗族芦笙的传说
  • 西湖明珠——玉龙与金凤
  • 鱼包菲菜的故事
  • 牡丹文化
  • 望兄亭与送弟阁
  • 梁祝读书处——万松书院
  • 《哑舍.白蜡烛》(第三集)
  • 淡忘了你的眼,你的模样
  • 上和镇下三滩的传说
  • 老虎和青蛙(布依族传说)
  • 俄曲河边的传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