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 搜索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《哑舍.白蜡烛》(第六集)

主页 > 故事 > 民间文学 > 《哑舍.白蜡烛》(第六集)
正文共7220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哑舍.白蜡烛第六

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没有多少天,班里出事了。

在某个早上的教室里,宋城山突然在下课的时间里在班里惊叫:“我的玉石不见了!谁偷了我的玉石!”

此话一出,班里顿时间开始沸腾了起来,很多同学全都跑到宋城山的身边,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同学们谁都有谁的说法,有人说要宋城山先仔细寻找一下先,有人说要他回想一下最后一次见到玉石的时候是在哪里。众人各有各的说法。一时间班里闹哄哄的。

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:“徐良是最后一个离开班里的,每天晚上等到班里没有人了之后,才慢慢离开的。”

“对,我也是这么觉得,因为我不止一次见到他是最后离开的了。”

“肯定是他趁着班里没有人在,才动起了歪念。”

“整天看上去是读书很勤奋的样子,没想到却是这么阴险的。”

众人纷纷附和着说道,于是跟在宋城山身后的十几个同学全都走到了徐良的座位前,其中一个同学一手拍开了徐良拿着的书本,“徐良!是你偷了宋城山的玉石吧,乖乖的把它给我交出来。”

“啥?” 徐良捡起了落到地上的书本,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看着那个同学:“你说啥?你说我偷了宋城山的玉石?你有什么证据!”

宋城山料到徐良肯定不会承认的,于是冷冷的说道:“我听说,班里就是你经常最后一个离开的吧。”

徐良愣住了,但很快又大声说道:“是又怎么样,就不允许我可以晚一些离开的吗?”

同学们一听到徐良这样的回答,都生气了,齐声指责徐良的不老实行为。

“我相信徐良是清白的。” 一个声音在教室门口回响着,众人纷纷回头一看,看见李清琳站在那里,她缓缓走到了徐良的身边,说道:“我相信徐良,他不是偷了你的那块玉石的人。”

“徐良虽然是经常留在班里学习,但不代表他就是小偷啊。”

大家都惊奇不已,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是听错了,宋城山开口说道:“你相信他?相信这个脏人?”

李清琳听到他说的那句“脏人”极为刺耳,但很快又镇定下来说道:“是的,我相信徐良。”

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,连徐良也感觉很惊奇。微笑的的看着她,心里默念着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倒是宋城山压住了他们的议论声,说道:“我看啊,你跟这个脏人一样。是他给了你一些好处,你就帮他说好话了吧。”

徐良听到他左一句脏人右一句脏人,他再也忍不住的冲了上去就给了宋城山一拳。

“打死他!” 宋城山捂着被徐良打过的一拳,周围的几个同学纷纷附和,抓着徐良就要打他,清琳赶紧拉开他们,但都被他们推开。

“清琳。”徐良看到她跌倒在地上,不由得惊叫着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突然人大喊了一声:“全都给我住手!”

站在门外的张平一见到里面的情况不对劲,于是赶紧冲了进来,拉着徐良赶紧往外跑。张平拉着徐良来到了学校的池塘边,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了,才把气喘吁吁的徐良放开,两人实在累得不行的坐在了地上。

等到体力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,张平问道:“没事吧。”

“没事,刚才要不是你及时冲进来拉我出来,我恐怕真的会被他们打的。宋城山所说的那块玉石,真的不是我偷的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清白的。” 张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因为跑得过于快的原因,他额头上的头发被沾在额头上。

“谢谢。” 徐良感激的说道。

“宋城山在班里是那种“呼风唤雨”的人,这件事情闹开了,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要不这样吧,你先在家待几天,一旦学校有什么情况了我就再跟你联系。”

“只能是这样了。” 徐良说道,同时也对张平说声谢谢。感谢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了自己。

张平笑道:“都是同桌,就别这么客气了。”

就这样,徐良跟校长请了假期,校长也对这件事情也略有耳闻,于是也就批准他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先。

学校暂时不方便回去了,徐良就在家里大睡了一场,上学已经两个多月了。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一次,这下终于有机会了。

张平睡了一天一夜,直到夕阳的黄昏照进徐良睡觉的房间时,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于是拿起镜子照看许久,发现自己眼皮下的黑眼圈已经消退一大半了。

在在这个时候,魏长旭站在门口边,看了看刚刚醒来的徐良,于是礼貌的敲了敲打开的房门,“徐良,张平他在哑舍的客厅那里等你。”

徐良伸手随便的拿了件衣服穿上。穿着好鞋子后走到了客厅,一眼就看见了张平在看着桌子旁边的那一盏长信宫灯,每看一次,张平的眼睛都流露出惊讶的眼神。忍不住的想要去触摸它们的时候,站在徐良身边的魏长旭急忙咳嗽了一声。张平立刻不敢去动了。

“张平,你来了啊。” 徐良走上前说道,同时拿了一张椅子拉到张平的面前,“先坐坐吧。”

徐良和张平两人坐了下来,魏长旭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。

看见徐良的黑眼圈消失了好多,张平说道:“这两天睡得好吧。”

“还可以,只是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呢。”

“以后别这么太过于拼命了,身体要紧呢。对了,关于那件玉石的事情,我帮你查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原来这件事情是宋城山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,他真实的目的,就是想找个罪名按在你身上。其实那个玉石还在他身上的,换句话说,他就是想把你置于死地……”

“什么!” 魏长旭惊叫:“这个宋城山算是哪根葱啊,徐良没有得罪他,他就这么急着要去得罪徐良。”

徐良对着魏长旭挥手,“先别打岔,听听张平是怎么说的。”

张平于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:“校长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,就对他以前犯下的事情也一一查清,发现他在这个学校里可真的不是什么好学生。校长先生于是借着这次机会的,就把宋城山开除了。”

“还有,班里有人不断说难听的话的源头,其实就是宋城山一手策划的。”

“那太好了。” 魏长旭对徐良说道:“那你可以不用整天因为这件事情而提心吊胆了。”

徐良的脸上有了少许的兴奋。于是说道:“好人有好报,坏人有坏报。”

店里的三个人因为这件事情有了结束,全都开怀大笑了起来。过了不久后,张平突然认真的说道:“我怎么总是感觉这件事情有点怪怪的,徐良你平时在班里都很少说话的,难道是……”

就在那一刻,雕花大门突然被人破门而入,冲进来的苏尧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“徐良……不好了!琉璃厂的李…李松林已经没多少气息了!”

这是发生在徐良身边的第二件噩耗。

当苏尧带着徐良疾步的跑到琉璃厂那边时,张平也急忙跟在身后。魏长旭没来,是因为他要负责看管好哑舍。

夜幕早已吞噬了黄昏时久久不离的夕阳。取而代之的,是无尽的夜晚。

刚走进李宅的苏尧看到了在门外等待的老板,急忙说道: “老板!我把徐良带来了。”

老板一看见跟在苏尧身后的徐良来了,于是急忙对徐良说道:“赶紧进屋里去,李老板他已经没有多少气息了,他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共3页123下一页
上一页:哑舍.白蜡烛》(第五集)
下一页:哑舍.白蜡烛 (第七集)

民间文学欣赏

  • 一生何求,人的一生匆匆而过,在追求什么
  • 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,震惊了所有人!值得一看
  • 一个男人写给媳妇的搞笑检讨书,很有爱哦!
  • 花痴
  • 一个孤独的女人与一个孤独的侦探
  • 星星让我想起花朵,想起湖面上绽开的波纹
  • 天使和魔鬼
  • 霖是和我父亲
  • 顾北,好久不见
  • 大灰狼一族
  • 素心余生
  • 我和孩子的成长故事
  • 感恩父母的故事
  • 上和镇下三滩的传说
  • 潼南东风乡鲁溪寺的传说
  • 双江镇白坟店的传说
  • 民间文学推荐

  • 老猴嘲人没尾巴
  • 银子和歌声
  • 闽南民间故事:沉东京浮福建 救虫不倘救人
  • 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,震惊了所有人!值得一看
  • 我和孩子的成长故事
  • 何举人解梦
  • 青年宇白扎西和妻子夏嘎曲宗
  • 六和填江
  • 哨楼乡白塔坪的传说
  • 泽林·尼玛滚觉
  • 除恶节的传说(苗族)
  • 田母的传说(仡佬族)
  • 牡丹仙女
  • 唐玄宗为何迷恋杨玉环
  • 哈尼族新米先喂狗的由来
  • 智娶文成公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