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章文学网
回顶部
app下载 登陆
分享到
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微博 更多

《白蜡烛》

主页 > 故事 > 民间文学 > 《白蜡烛》
正文共5316(过滤空格、图,但标点、数字占一个字)
收藏 tag标签:白蜡烛

谨以此文,纪念我最喜欢看的《哑舍》

引子:

1928年,天津港。

海上的浪花在黑夜中不断的涌往岸上,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浪花。虽然如今还是六月,但夜晚的寒风还是能令人瑟瑟发抖。

老奶奶平静的看着在码头上的一个年轻人,看着他在船里面拉出了一个手脚都被绑捆的小孩,那小孩只不过是十三岁大的。身上穿的衣服脏兮兮,似乎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换过干净的衣服了。

靠近海边的码头在夜晚的风很大,吹得老奶奶满头白发在黑夜中飞扬。

“老太婆!价钱我也只能谈到这里了。再便宜的话只能是影响行规了,一句话,五十个大洋。” 那个年轻人把被绑捆的小男孩扔在地上,嘴角还叼着一根烟。

看样子,这应该就是一场人贩子的交易。

老奶奶摸了摸自己裤袋里的银票。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在数,不多不少,刚好可以抵得上五十个大洋。于是她颤抖着双手把钱递到了年轻人的面前,年轻人一脸不屑的接过她给来的钱,自己又数了数,发现数目对账了。于是把钱放到自己的裤袋里。

“这孩子归你了,他以后就是你的了。”

年轻人从裤带里抽出一把凶器,把被绑捆在地上的小男孩身上的绳子一刀割断。顶着港口时不时吹来的海风。年轻人一头钻进了停靠在港口的渔船,马达一发力,整条渔船渐渐远离了港口,使向了茫茫的大海中。

老奶奶蹲下来扶起了躺在地上的孩子,【做文章文学网www.zuowenzhang.com】,正当她松开了绑在孩子身上的绳子时,那孩子一见到她走了过来,就立刻挣扎着后退几步。眼神中还充满着一丝恐惧和害怕。

这反应让老奶奶也有些措手不及,她先是愣了一下,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。于是伸出手安抚了受惊的孩子,那孩子似乎也感受到眼前的老奶奶没有恶意的。于是也就放松了警惕,并且抱紧着老奶奶。

老奶奶很清楚刚才小孩的举动,他是害怕,想必之前肯定受到非人的对待。

“可怜的孩子……你受委屈了。”老奶奶仁慈的抱起了小孩,小孩也乖巧的趴在她身上,老奶奶于是抱着这个脏兮兮的孩子离开了码头。

就在这时,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在码头的货箱旁边悄悄走了出来,这个年轻人穿着一件中山装,中山装上还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赤龙。似乎在下一秒,那条赤龙就会蹦出来了。手里握着一根在安静的燃烧的白蜡烛,离奇的是,这根蜡烛在大风中也不会熄灭,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在点燃。

握着蜡烛的年轻人看了看手里在安静燃烧的蜡烛,同时也看了看渐渐走远的老奶奶,目光一直留在那个老奶奶怀里的孩子。

“原来是真的,只要那孩子还活着,这根蜡烛就不会熄灭……”

#第一页#

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,只是记得有人曾经给他起过一个挺好听的名字──徐良。

那天他三岁,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是一个老奶奶。那个时候,是她在一个人贩子的手里用钱买下了他,把他在人贩子的手里抱过来时。他还在哇哇的哭着。

他没有父母,老奶奶也就成了她唯一的亲人。

他一直以为,眼前的这个老奶奶会把她当成牲畜一样来使唤:逼他做一些牛马才会干的粗活。并且给他吃的饭菜都是很难下咽的……

但是,这一切的想法却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。老奶奶没有为难过他,常常都是叫他做一些擦洗的工作。还时不时带他去街市上买他最喜欢吃的葫芦糖。

每次看到徐良吃糖葫芦开心的表情,老奶奶都是慈祥的微笑着。

但是,后来发生的一切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中。

那是个傍晚。徐良带着一些在外面打工赚来的钱回到了家里。本来想给老奶奶一个惊喜,却没想到一回家却看见了惨不忍睹的景象:“老奶奶在自家院子里被人杀了。房间里值钱的东西被人抢了个一干二净。”

“孩子,你快逃吧。” 老奶奶看到徐良跪在她的身边时,脸上却一直保持着微笑的看着他。

徐良忍住了泪水,抽噎着轻声说道:“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,我要去找他报仇!”

老奶奶的身上,有三处枪伤。如果不是她当时躺在地上装死,此时的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再看到徐良。

“不!不要去,他们很多人的。孩子,我怕你会白白送命而已。”

“孩子……我…不能再抚养你…了。以后,你…要好好活下去……” 老奶奶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,但是那微笑,却是永远定格在了脸上。

那一刻,徐应良愣住了。

“不要!不要离开啊良!呜呜……” 他再也忍受不住了,放声哭了起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周围的村民走了过来,那些村民有很多都被迫乖乖交出钱财,只有老婆婆一只不肯把那些钱交出去,其中一个为首的汉子立刻生气的给了她两枪,才能在她手里抢过那些钱。

那些钱,都是老奶奶存起来打算给徐应良买好吃的。

有几个按了按他的肩膀。以示节哀。徐良懂事的点了点头。谁都不知道的是:那一瞬间,他的眼神里藏着很大的杀气。

在村民的帮助下,徐良终于把老奶奶入土为安。

夜晚,北平城外的一座山寨里。

“啊!不要杀我!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的。” 山寨的头子跌落在地上,用祈求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站在他面前的少年,他的手里反手握紧一把明亮亮的长刀。

那刀上沾满了鲜红的血,并且还有几处都钝了。

徐良的身后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大堆尸体,他们都是山寨里的强盗。然而此时却死在了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的手上。

徐良每走进一步,山寨的头子立刻害怕的往后爬一步。那个曾经威风凛凛的头子,此时在这个少年的面前却如同一只准备被宰杀的小羔羊。

“杀了我奶奶的人,你们都得死!”

手起刀落,头子的脖子上稍微凉了一下。之后就立刻没有意识了,闭上眼睛的倒在了地上。

徐良看着山寨里的最后一个人都已经死了。手指再也无力的握着长刀,“铛铛”的一声掉落到地上。他看了看周围的情景,除了他之外,没有人还活着了。

那一刻,徐良突然被震撼到了,身边已经没有人活着的了,全都被他杀死。

血…除了血还是血……

“杀了这么多人,难道你就不怕报应吗?” 徐良在发愣之际,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。

“谁!谁在那里!” 徐良在血泊中瞬间拾起长刀。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在竹林里缓缓走来的人。

山上太暗,根本看不清竹林的那个人是谁。

徐良紧紧盯着在竹林里走出来的人,这回……他终于看清那个身影了。

这个人大约是二十岁来岁,满脸清秀,身上穿着的黑色中山装上还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赤龙,让人看了都觉得无比的霸气。而他的手上,还双手握紧了一根蜡烛。那根蜡烛很奇怪,既不会烧融顶尖的火点。又不会因为夜晚的微风而熄灭。

好奇怪的蜡烛……好像在哪见过。

竹林里的人终于走了出来,和徐良隔着一段距离。徐良把长刀指向那个年轻人,握紧了手里的长刀:“看来你也是这个土匪头子的人吧,今天我连你也一块解决了。纳命来!”

长刀夹杂着空气被劈开的声音,直指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砍去。

而恰恰相反的是,这个年轻人不但不避开。反而还举起手里的白蜡烛迎了上去,长刀触碰到白蜡烛的那一刹那,徐良立刻感到脖子凉了一下,紧接着。整个人似乎是被什么力量打倒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徐良看着眼前的人走了过来,半跪在他身边。并且把白蜡烛放到了他的眼前。

白蜡烛的身上,被徐良的长刀划伤了一道小小的刀痕。

徐良看着他手上的蜡烛,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了,他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是的,那里不知在什么时候,就已经有一道小小的刀痕。

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徐良躺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:“你…到底是谁?”

共2页 1 2 下一页
上一页:曾经拥有已足够
下一页:《哑舍.白蜡烛》(第二集)

民间文学欣赏

  • 一生何求,人的一生匆匆而过,在追求什么
  • 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,震惊了所有人!值得一看
  • 一个男人写给媳妇的搞笑检讨书,很有爱哦!
  • 花痴
  • 一个孤独的女人与一个孤独的侦探
  • 星星让我想起花朵,想起湖面上绽开的波纹
  • 天使和魔鬼
  • 霖是和我父亲
  • 顾北,好久不见
  • 大灰狼一族
  • 素心余生
  • 我和孩子的成长故事
  • 感恩父母的故事
  • 上和镇下三滩的传说
  • 潼南东风乡鲁溪寺的传说
  • 双江镇白坟店的传说
  • 民间文学推荐

  • 文字贬值的年代
  • 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,震惊了所有人!值得一看
  • 孟姜女哭长城
  • 苗族爬山节的传说
  • 淡忘了你的眼,你的模样
  • 寨山传奇
  • 闽南民间故事:打虎亲兄弟
  • 枯枝牡丹的传说
  • 画扇判案
  • 张童入冥
  • 一副骰子
  • 康熙题匾
  • 瑶族牛生日的传说
  • 孟姜女的传说
  • 佛教圣地的传说
  • 晚清西疆大臣金运昌轶事